1. 首页
  2. 农场日记
  3. 文章

一品一家|从城市到农村,一个男人八年的坚守

童年,不一定都是幸福!

“老子要吃肉,老子要吃肉……”我站在院子里,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把做好的几片肉端进屋里,招待修房子的工人们,我知道是吃不到了。愤怒的啃了两口手里的玉米馍馍,把剩下的一半揣进包里,就去上学了。

站在课桌前,望着旁边同学桌上的课本,我想起了母亲对我说的话,“等杀了猪,妈给你交学费。”那时候很多同学都是这样,因为交不起几块钱的学费,只有站着听课。

每逢‘赶场日’,我都会和妈妈一起来到市集摆摊,卖一些针头线脑日用百货。那天,我看中了一双3块钱的草鞋,哭的死去活来的要妈妈给我买,却没能如愿,还被母亲从场头打到场尾,母亲也边打边哭......

这一天,我命运的转折点终于到来了,我收到了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我几天都没有睡好觉,不知道是兴奋,还是紧张。在母亲的陪同下我来到成都,这个陌生的城市。

我们站在磨子桥附近四处问:“请问磨子桥在哪里?”可回答我们的都是鄙视、嘲笑和冷漠。我站在一旁看着母亲,她着急地哭了,此刻,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:我要留在这里,成为这座城市的主人!

穷人的娃娃早当家,我和多数城里到农村的年轻人一样,用自己的双手在成都拼搏、奋斗,终于渐渐的站稳了脚跟。

我,叫李君,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党支部书记。

农村,不一定是人人都想逃离!

2008年“5·12”大地震,我的老家苍溪县,距地震极重灾区广元青川县不远。

我从14点30分,地震后的3分钟起一直给家里拨电话,无法接通。夜里,终于联系上母亲,她的第一句话是:“要死,我们一家人,死也要死在一起!”

于是,我以志愿者的身份,从成都日夜兼程的回到这座大山里。

广元市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(一个可能在百度词条上都搜索不到的地方),距县城52公里,距镇政府8公里,辖6个村民小组、264户、994人,是一个十分偏僻贫困的小山村。

这里,有许多老人从未见过火车,甚至到死都没能走出过横亘村里的太阳山。

听村上的一位老人讲,他的儿子和媳妇常年在外打工,为了节省车费,已经六年没有回过家,当他们回到家的时候,他们的孩子管他们叫“叔叔、阿姨”。

晚上,坐在家门前的田野边,听母亲讲,村里只有一条通向外面的小路,一遇雨天就泥泞不堪,那年,一个村民突发脑溢血,可当救护车一路颠簸到他家的时候,他早已经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。

每当听到这些事情是来自我的家乡,内心就忍不住一阵阵酸楚,犹豫再三我终于还是辞掉了在成都的工作,再次回到这里。

回来的第一件事,我找到了村主任侯俊益,主动向白驿镇党委政府申请,“不要一分钱的工资”,以志愿者的身份兼任村主任助理。

我利用自己在成都的人脉资源,先后邀请成都10多家企业到我们村考察投资,可结果都一样:山大,没有路,无法投资。

要想富,先修路。为了给修路募集资金,我先后找到华西村、大寨村、彭州宝山村和当地的一些知名企业化缘(农村俗称“讨口子”),在死磨硬泡和生拉强拽之下,终于筹来了资金,为村里修通了水泥路!

2010年10月23日,岫云村村党支部换届那日,全村仅27名党员,我以26票当选,月薪540元。

当时,我的妻子极力反对,差点和我离婚。我理解她,毕竟她也是农村出来的,父母辛辛苦苦送她读完大学,好不容易在成都有了一定基础,现在又要回到农村,叫谁都难以接受。

至今都令人心怀愧疚的是,她为了支持我当好这个不起眼的“村官”,2010年春节放弃了自己在成都的事业,陪我回到了农村。

贫困,不是受助者天然的理由。


路修好后,又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我的眼前,乡里的青壮劳动力大量外出,家里留下老人、孩子和妇女,他们怎么办?大量的土地闲置、荒废,农村经济怎样突围?

他叫李远志,现年45岁,正值壮年的他却因智力上有缺陷,只能养点家禽寥补家用(三头猪和十来只鸡)。

妻子郑秀荣,现年47岁,27年的病痛折磨,使她腰部以下骨骼变形、痛苦不堪。

两人至今膝下无子,还有高龄老人需要照顾,可他们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彼此,数十年如一日,两夫妻从来都没有抱怨过命运对他们的不公平,而是试图通过努力,改变这一切。

这位身形佝偻的老人名叫侯慎益,现年71岁,2001年外出务工时突发脑出血,由于经济实在困难,目前处于断药状态。

老人的妻子名叫郑荟,今年52岁,智力上有障碍,却一人养了9只鸡和23只鸭子,每天早上天没亮就要起床喂养它们,做完一些基本的农活之后,还要为老伴做饭,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落在了郑荟肩上。

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对接市场,只能是被各种“猪周期”“鸡周期”压榨的失去了生产的动力!

这让我深深的明白,他们不是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,只是缺少一个合理、公平的渠道,所以他们需要的不是同情,而是认可。

直到某一天,我接到一通朋友的电话:“李君,我儿子吃了你送的土鸡蛋后,就一直吵着还要吃,还有不有,不管多少钱我都买!”这让我如梦初醒,这些原生态的农产品不正村子里最有价值的东西吗?

远山结亲,一种城里人的生活方式。


有了这个想法后,我很快的启动了第一个活动。

2014年4月,“合村并校”关张多年,杂草丛生的岫云村小学的大门再度被打开。全村老少都来了。他们来这里欢迎来自成都、重庆、绵阳还有乐山的两大车“亲人”。这一天,远方亲人们一下子在这里签订了53万多元的 “生产”订单。

通过“远山结亲”活动的持续发展,当年村里留守农户平均增收2000多元,远远高于当地平均增长水平,周边的村子纷纷希望加入平台。

我知道只有让他们得到认可,看到希望,再次把这些闲置的土地用起来,通过市场行为激发他们的生产活力,才是让他们富起来的硬道理,这让我更加坚信这份事业的深远意义。

很快的,我组建起了“远山结亲”计划的团队,三位应届毕业大学生来乡下“打工”:

李军之:农民   毕业于四川理工学院,人力资源管理专业;

向文科:农民   毕业于西南科技大学,工程力学专业;

李钉生:农民   毕业于四川理工学院,生物技术与应用专业

陈勇益:农民   当地村民。

现在和我们签约的农户已到1200余户,覆盖56个村庄,这样庞大的队伍对我们来说就是巨大的生产力的宝贵的财富。

对于很多农产品而言,关键在于诚信,所以我们的四个同事用了18个月的时间走村串户,为每一个签约农户的产品登记‘身份证’。

建立一套严格的过程控制和品质控制体系,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农产品的品质。

只要关注一品一家的微信公众号,就可实现对消费者所购买产品溯源,从产品的养殖情况,到农户家庭的具体情况,一览无余。截至现在在成都我们的稳定供应家庭已经达到327户。

互联网,不能改变的是生产方式。


2014年11月24日我们成立一品一家。

一品一家的寓意就是一个产品背后就是一个家庭!

我们将农村一家一户的闲散资源充分利用起来,通过市场行为激发农村闲置资源的生产活力,做农业领域的“Uber”

2015年一品一家销售300余户农户养殖的土猪、土鸡、土鸭等生态农产品,总价值270多万元,合作农户户均增收近3000元。

我们不直接参与生产环节,传统农户通过合作社的诚信担保,加入一品一家P2P平台,即可参与到“远山结亲”计划,城市家庭根据自己实际消费水平,选择结对一家或多家“亲戚”,消费“亲戚”生产的农产品。

除此之外,我们还改变了传统的计量方式,用‘时间’做为衡量的标准,所有家禽和猪的收购原则都是“按时间,不计重”,自然生长必须满一定的周期。用时间做单位,杜绝了动物在生产过程中被饲料和技术催生,只为让您吃得更放心。

农村到城市的距离,只是家门口的一家小店。


为了让消费者能够切身体验我们的产品,一品一家开设了一品一家山村食材体验餐厅,做农村和城市的连接口。

一品一家主张“让吃的人健康,养的人小康”,不仅能吃到健康的食品,还能实实在在的帮助一个农村留守家庭,让他们体现劳动价值。

开放式的厨房,让您看到健康。

所用食材均为山村农户自家所产,大米、鸡蛋、肉类等等,还有特色菜品如:酸水豆腐,用老乡自制土酸菜的水点的豆腐,酸甜爽口。

手工米豆腐,山里农妇精心熬制所成的米豆腐,精选上乘大米,有弹性、不粘牙。

餐厅不止可以品尝美食,还可以现场订购我们的产品,能够看到摸到吃到的才是真正经得起考验的好品质食材。

在路上,八年,不忘初心。

今年,已经是我在村工作的第八个年头了,其中遇到过不少困难,也遭到过很多冷眼,甚至无数次想到过放弃,可每当我看到宣传单上面的那一张张熟悉的脸,心中总会再次燃起熊熊斗志,因为这里是我的家,他们是我的亲人。

在这个人心不古的年代,我们都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一味的追求生存,而忘记了原本美好的生活方式,我们希望不仅仅是把这种天然的、健康的食品,推广给所有的朋友,同时还希望重塑人与人之间的信任,唤醒食材背后的温情!

如今年轻人、有能力的人都在往城里挤,而我却偏偏逆流而行,后面的道路我不确定会怎么样,但是至少目前我还在按照当初的想法一步步的前行,有压力,但也乐在其中。我们用良心和信仰坚守,不忘初心!


发布者:友福同享-小福
查看(605)
评论(0)
发表评论
发布